会员中心 | 免费发布信息 | RSS

这几座桥,见证了雄安历史!

  十二连桥:很多人认为十二连桥是明清以后逐步形成的,这一说法已确定有误。在明.万历《任丘县志》里记载:“易昜桥,在赵北口,桥十有二座,座每三五空,一则泄西南诸水,一则引西北之易流”。据此可见,赵北口连桥早在明代就是十二座,其统称为易昜桥。并且,著名的“月漾桥之战”曾发生在这里,明洪武三十一年燕王靖难,“克蓟州,取雄县,战月漾桥,乘胜抵鄚州”。《明史》中所载的月漾桥为易昜桥别称,这一记载也证明了十二连桥在明代初期就是存在的。除此之外,十二连桥所在的赵北口,春秋战国时期就是燕国易水长城的重要关隘,因此留下了“燕南隘首、赵北津头”的美誉。东汉末年,公孙瓒在此修建易京城,昔有童谣言:“燕南垂,赵北际,中央不合大如砺,唯有此中可避世。”赵北口之名便是由此童谣而来。
瓦济桥:在赵北口以北十二里,跨瓦济河,著名的瓦桥关因此而得名。唐宋时期,将往来的商人称为“瓦子”,因当时常有商人由此过河与契丹人通商,所以此桥又称为“瓦子济桥”。瓦桥关在瓦济桥以南,唐末时置;后晋天福元年,因石敬瑭割燕云十六州贿赂契丹而没入辽;后周显得六年,周世宗并赵匡胤伐辽,复夺此关,并在瓦济桥以北置雄州。在宋辽对峙的将近200年里,瓦桥关一直是中国北方的军事重镇,与高阳关、益津关并称为三关。宋仁宗时期,雄州知州何承矩,“因陂泽之地,临水为塞,砌土为田”,并构筑了“深不可行舟,浅不可涉渡”塘泊防线,从而形成了今天白洋淀沟壑纵横的格局。
吕公桥:在赵北口东北侧与雄县交界处。此桥虽不著名,但吕洞宾点化刘海蟾的故事却广为流传。刘海蟾,宛平人,五代时期曾事燕王刘守光为相。一日,刘海蟾随燕王进兵瓦桥关,途径十方院时,见路旁有一道人将鸡蛋叠于铜钱上。刘海蟾上前急呼:“危矣”。道人笑答:“君助不义之师,其命危更甚”。刘海蟾乃大悟,当即下马随道人前往终南山修道去了。此后不久,刘守光终因“囚父杀兄,众叛亲离”,兵败后被晋王李存勖所杀。民间传言,点化刘海蟾的道人就是吕洞宾。在吕公桥北侧原有吕祖庙,建于金大定年间,《嘉靖雄乘》载“吕祖曾观莲于此”。在十二连桥南侧原有十方院,又名金阙宫,传说即为吕洞宾当年修道之所。后来,任丘知县倪讥在十方院附近建观莲台及观莲亭,供后人在此赏莲、凭吊。
双关桥:在鄚州城南,跨玉带河上,因其上接高阳关,下通益津关,故得名双关桥。鄚州是一座古城,上古颛顼时便筑城于此,其后人也因此以城为姓。后来,因为“鄚”字与繁体的“郑(鄭)”字相近,随去其“阝”改为“莫”,所以鄚州历史上又称为莫州。鄚州曾是一个名人汇集的地方,春秋时期的名医扁鹊、西汉时期的大儒韩婴,三国时期的大将张颌都出生在这里。金人有诗云:“鄚州城中三万户,葫芦淀上八千家”,可见昔日之繁华。然而,燕王靖难时,由于在鄚州城下遭遇殊死抵抗,因此下令三屠其城,使得“十室九空”,鄚州城也因此南迁,今天我们见到的鄚州镇已为南迁后的新城。乾隆年间,江南名士程庭在护驾南巡时,曾著下《停骖随笔》一书,其中记到:“鄚州本汉县,周世宗立鄚州,明永乐年间撤其城,今土基尚存,然居民稠密,犹数倍于山左之郯城。”鄚州古迹众多,除鄚州大庙外,还有宋代古城门,扁鹊墓、张颌墓,六郎坟等。
安济桥:在安州北关外,跨依城河,建于元大定年间,燕太子丹别荆轲之“古秋风台”便在其西侧。《清史稿》记载:“府河、唐河自清苑入而合,纳漕河,迳城北为依城河,东注白洋淀”。由此可知,此桥一直都是“津保航运”的重要通道。据《河北省水利志》记载,津保航路从天津大红桥起,由赵北口十方院之太平桥入淀,经安州之安济桥出淀,后经膳马庙闸、新桥闸、东安闸、仙人桥莲花闸、下闸、柳爷庙闸,达保定南关,全长385华里,是明清到民国期间河北省境内重要水运通道。安州历史悠久,古为西阿城,战国时为葛城,汉末置依政县,宋置顺安军,金置安州。这里曾经是出过状元的地方,所以历史上的安州称得上人杰地灵,明代的名臣房壮丽、清末书法家潘龄皋也都出生在安州。
黑龙口桥:在容城县黑龙口村,明嘉靖年间建,跨瀑河。瀑河古称南易水,是燕国易水长城经过的地方,所以黑龙口历史上也曾是易水长城的一处关口。村中原有龙王庙,据说曾有黑龙盘踞于此,保佑村民风调雨顺,此村便由此得名。容城县是一个千年古县,西汉景帝时封匈奴降王徐卢为容城侯。雄安境内曾被封为侯国的只有三处,除容城侯外,还有雄县的亚古侯、鄚州的鄚侯,可见历史上容城地位之重要。现在,容城境内最出名的当属“三贤”,即刘因、杨继盛、孙奇逢。殊不知,战国时期燕国的都城“临易”,宋辽时期的军事重镇晾马台也都在容城境内。
白洋淀大桥:在安新县城南,现有新旧两座,相互比照折射出近几十年来安新县经济建设的成绩。在80年代的《安新县志》里,白洋淀大桥被称为河北省最长的公路桥。此外,在白洋淀东岸还有一座枣林庄大桥,当时被称为河北省最长的闸桥。新安城也是一座古城,《水经注》记载“易水又东,埿水注之,水侧有浑埿城”,即指此处。此城旧属容城县管辖;金时始置渥城县;元代置新安县;民国三年安县(安州)与新安县合并为安新县,驻地为安州镇;1950年县府又迁至新安城内。此地历史上多桥,民间有句顺口溜:“新安县是中心,九座吊桥围城根”,便可见一斑。新安城的构筑得益于金章宗的宠妃李师儿,曾被册封为元妃。由于元妃在京城时常思故里,故章宗在其家乡浑泥城基础上筑城引水,设四门九桥,新安城由此而来。